川岛芳子

编辑 锁定
川岛芳子(1906年5月24日 - 1948年3月25日(待考证)),本名爱新觉罗·显玗,字东珍,号诚之,汉名金壁辉,清朝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第十四女。
1912年清朝灭亡。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复国,将女儿显玗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显玗从此更名川岛芳子,被送往日本接受军国主义教育,成年后返回中国,长期为日本做间谍。
川岛芳子历任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华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等要职,曾先后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运动等秘密军事行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事件,被称为“男装女谍”、“东方女魔”。
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被以汉奸罪判处死刑,在北平第一监狱执行枪决,终年41岁。此后坊间一直流传着川岛芳子系替身代死,其本人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兰州最便宜的小姐
中文名
爱新觉罗·显玗
别 名
川岛芳子、金壁辉
国 籍
兰州最便宜的小姐 中国
民 族
满族
出生地
北平(北京
出生日期
1906年5月24日
逝世日期
1948年3月25日(待考证)
职 业
清朝宗室、日本间谍
毕业院校
松本高等女子学校
军 职
(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

人物生平 编辑

幼遭国难

1906年,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登基,年号宣统。同年,
幼年时期 幼年时期
爱新觉罗·显玗出生于肃亲王府邸,父亲爱新觉罗·善耆为第十代肃亲王,此前善耆已有十三个女儿,显玗排行第十四。善耆为她起字“东珍”,意为东方的珍宝。[1]
1912年清朝灭亡。善耆意图匡复故国而拉拢日本势力,将年幼的显玗作为友情依据送给日本浪人川岛浪速作为养女。此后川岛浪速与善耆拜为兄弟,共同策划了“满蒙独立运动”,虽然最终失败,但运动所持理念成为后来日本建立伪满洲国的雏形。

少年不幸

1912年,六岁的显玗更名川岛芳子,随养父川岛浪速前往日本,进入松本高等女子学校接受严格的军国主义教育,并从川岛浪速那里接受到政治、军事、情报等多方面训练。长大后的川岛芳子思想举止已日本化,且容貌清秀,亭亭玉立,但此后的遭遇却极为不幸,甚至令她终其一生都无法忘记所受到的凌辱。她曾为此亲笔写下一首《辞世诗》:“有家不得归,有泪无处垂,有法不公正,有冤诉向谁。”
日本松本女子高中时期
日本松本女子高中时期 (2张)
第一个让川岛芳子动心的是少尉山家亨,但两人的爱情没有实质进展,很快一个思想极右的岩田爱之助步入川岛芳子的视线。他是“兴亚主义”的拥护者,主张日本立即发兵中国占领东北,利用东北的资源“振兴大东亚”。岩田爱之助与川岛芳子之间的交往理性多于爱慕,他们谈论的话题不是风花雪月,而是严肃的政治国事。岩田爱之助常以思想指导者的面目出现在川岛芳子面前而不是情人。
出人意料的是,年近花甲的养父川岛浪速在此时对芳子生出淫念。他曾对芳子的哥哥爱新觉罗·宪立说:“你父亲肃亲王是位仁者,我是个勇者。我想如将仁者和勇者的血液结合在一起,所生的孩子必然是仁勇兼备。”他希望宪立同意他娶川岛芳子为妾。
1924年,17岁的川岛芳子被养父强暴。悲愤异常的她在手记里控诉道:“大正13年10月6日,我永远清算了女性!”次日她头梳日本式发髻,身穿底摆带花和服,拍了张少女诀别照,从此剪了个男式分头,与女性身份彻底“诀别”。
川岛芳子的少年时期充满灰色与压抑,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以及被养父强暴的经历让这个本该是明眸玉肤、出水芙蓉的皇室公主变得性格乖张、放荡不羁,甚至在上课时会溜出学校扬鞭策马,逐渐形成了有些畸形甚至疯狂的性格。川岛芳子长大后时常女扮男装,痴迷于各类激烈的“男性运动”(如骑马击剑、射击等),认为这样做是“永远解脱了女性”。[2]

自杀未果

1924年10月,岩田爱之助准备向川岛芳子求婚,然而芳子的情绪变得暴躁,她多次向岩田爱之助表示:“我不想活了,我应该了此一生。”岩田爱之助见芳子心情不好,起初时常陪伴在侧为她排忧解闷。但时间久了,岩田爱之助开始不耐烦,他生气了,对川岛芳子怒示如果她想死就去死,随后将上膛的手枪放在她面前。之后的情景出乎意料,川岛芳子竟毫不犹豫拿起手枪对准自己扣动扳机,全家顿时乱作一团,幸好最终抢救及时,子弹穿过左肋而没有危及生命。
川岛芳子(前排右一)与中日家人合影 川岛芳子(前排右一)与中日家人合影
事发数日后,芳子向亲人控诉了川岛浪速的无耻行径,把川岛浪速奸污自己的事公之于众。此时芳子的生父肃亲王已辞世,哥哥爱新觉罗·宪开和爱新觉罗·宪东寄养在川岛家,他们决定写信给国内的兄长爱新觉罗·宪立询问对策。然而宪立接到信后却急忙表示:“现在决不能和川岛浪速公开决裂,希望妹妹一定鼓起勇气生活下去。川岛浪速会做适当反省,设法解决已经发生的事。”果然川岛浪速为帮助芳子尽快恢复健康,将其送到鹿儿岛暂住。此后宪开考进了东京陆军士官学校,离开了川岛家。家中只剩下川岛浪速、宪东和仆人。然而宪东面对这个伪善的长者充满怨怼,川岛浪速也倍觉尴尬而不愿继续抚养宪东,于是将其送回中国旅顺上学。就这样,宪东摆脱了川岛的控制,为日后加入革命队列埋下伏笔。[2]

重归故国

川岛芳子在鹿儿岛过着表面宁静却内心凄苦的日子,她不断给兄长宪立写信寻求解脱。宪立只得言语安慰,鼓励她活下去,要忘记伤心事多憧憬未来,牢记父王遗志。1924年11月,冯玉祥将溥仪赶出紫禁城,宣布废除清朝皇帝尊号以及皇室优待条例,清朝宗室人心惶惶。
渡轮上的川岛芳子 渡轮上的川岛芳子
此刻的日本政府对中国的政局动荡,特别是对中国革命形势的发展感到十分焦虑和恐慌,而日本国内则发生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帝国政府急欲摆脱困境,转移国内视线和压力,开始伺机对中国下手。1927年7月7日,田中义一在首相官邸召开“东方会议”,公开发表《对华政策纲领》。会议结束后,田中义一拟定《对满蒙积极政策》奏折,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东北,这就是众所周知的《田中奏折》。
川岛浪速闻讯欢呼雀跃,他的满蒙独立理念失败多年后再见曙光,这次将得到日本政界和军界的公开支持。他立即采取行动在大连设立办事处,继续加强同善耆一家人的紧密联系,因为他需要依靠大连露天市场的收益,那里是关东厅划拨给肃亲王的土地。
1927年夏,川岛芳子断然拒绝回到川岛速浪身边,只身返回中国,改汉名金壁辉。不久后,芳子依从父亲善耆的满蒙联合匡复清廷遗训,在旅顺与蒙古王族结婚。但仅仅三年之后,性格乖张不羁的川岛芳子就选择了叛逃,转而接近日本关东军[2]

男装女谍

1931年,日军伺机发动侵华事变,川岛芳子受日本驱遣开始从事间谍活动。此时东北已掀起排日运动,面对中国人民的抗日大潮,日军建立“满洲青年联盟”作为应付民间反日运动的机构,由一批狂热的日本青年和卖国汉奸组成,企图挑起事端为日本入侵东北制造借口。
男装女谍 男装女谍
作为骨干青年的川岛芳子很快被派往大连负责调度运动,在她的影响下这个组织逐渐发展成专业窃取中国情报的得力团体,使关东军掌握了大量有关张学良部军的驻兵情况,为事变爆发作了大量谍报工作。9月18日,日军发动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满洲事变),开始侵占中国东北。
10月上旬,川岛芳子奉田中隆吉之命赶到奉天,投到关东军高级参谋的指挥之下。此时的川岛芳子不仅能熟练使用中日两国语言,而且田中为把她培养成一个出色的间谍而“倾尽全力”,教她说简单英语,加上芳子清室公主的招牌,成为日军不可多得的骨干分子。得到日军信任的川岛芳子不负田中将军所望,为日军稳定人心、与各国租界修好出了大力。
此时日本正密谋拥立清废帝爱新觉罗·溥仪,暗中将溥仪从天津静园弄到旅顺大和旅馆,为建立傀儡政权满洲国做准备。由于出逃匆忙,溥仪的皇后婉容(秋鸿皇后)仍留在天津。但为完成建国,日军必须设法将婉容接到满洲。川岛芳子很快被日军相中。由于她在皇姑屯事件、“满洲青年联盟”、九一八事变等一系列重大活动中的“上佳表现”,以及其爱新觉罗家族成员的身份,川岛芳子最终被确定为转移婉容的执行者。
1933年在录音棚 1933年在录音棚
1931年11月,脸搽脂粉、唇涂口红,打扮冶艳的川岛芳子来到婉容居所,身边还带着一个男扮女装的随从。几天后静园放出风来,说肃亲王十四格格的朋友不幸病逝,需把棺材运出。就这样,载着婉容的棺材堂而皇之地运出静园,一路畅通无阻抵达旅顺。事后婉容对这次冒险深感满意,于是将母亲遗留下的翡翠耳坠赠于川岛芳子。
由于川岛芳子巧施妙计,为帝后团圆、创建满洲国立下“汗马功劳”,日本关东军特别嘉奖川岛芳子,授其陆军少佐军衔。这之后川岛芳子春风得意,不仅与日本军部取得更为牢固的联系,还得以从一些旧财阀和满清遗老手中筹集军饷,并很快向八方伸手,在满洲旗人中物色男丁充当兵卒,为日后成为安国军总司令捞足资本。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川岛芳子在新京(长春)被任命为满洲国女官长。1933年,川岛芳子正式被任命为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安国军则被宣传为“由满洲公主带领的满洲国义勇军。”[3]

叛国生涯

皇姑屯事件中,成功炸死张作霖;在上海兴风作浪,煽动起一二八事变;成功将婉容偷运到大连,协助伪满洲国建国。川岛芳子被日本军称赞为“可抵一个精锐的装甲师团”。
川岛芳子男装像 川岛芳子男装像
东条英机上台后,日本与中国的战争全面爆发,但同时太平洋战争使日本在兵源、物资上陷于捉襟见肘的困窘境地,他希望暂与国民政府和谈。此时闲居在东京的川岛芳子认为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打电话给东条夫人胜子说:“有件重要事情请一定转达东条阁下。关于蒋介石军队方面,有许多将军是我熟人,我一定会使日中和谈早日实现。”胜子把川岛芳子的意思传达给东条英机,东条听后脸色立变,对妻子说:“日本还没落到非这种女人不可的地步。”但实际上,东条为川岛芳子掌握消息的快和准感到吃惊。思忖再三,东条向北京宪兵司令田宫中佐发电,令他保护川岛芳子的安全,并将跃跃欲试的川岛芳子派到北京,让她以东兴楼饭庄女老板的身份与国民党在京要员广泛接触,搜集有关和谈动向的情报。川岛芳子很快以美色和手腕把田宫中佐“俘虏”,有条不紊地开始着手和谈事宜。
川岛芳子首先利用自己庆生机会大事铺张,遍请在京朝野名流,当中包括华北政务委员会情报局局长官翼贤、常来华北的邢士廉、满洲国实业部长张燕卿、三六九画报社社长朱书绅等知名人士,以及日满大使馆的参赞和不少梨园名人。宴会开始不久,川岛芳子就差人抬来一块刻着“祝川岛芳子生日快乐北支那方面军司令多田骏”的银色大匾,震慑在场人员。此后川岛芳子又通过汉奸周佛海
安国军司令时期 安国军司令时期
陈公博等人与蒋介石的红人——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搭上线,为此川岛芳子将日本在南京政府安插的特务分布网及北平谍报人员名单送给戴笠。戴笠早就仰慕川岛芳子的才华,对她在上海“1·28”事变中左右逢源、胸怀大局的超级间谍风范十分佩服。于是戴笠欣然同意合作,并派亲信唐贤秋扮作北京大药商行的老板与川岛芳子磋商。但后来由于日军进攻缅甸,陷中国远征军于绝境,这种接触暂时中断。
由于形势急转直下,国民党与日军秘密达成了“和平相处,共同剿共”的协议,川岛芳子在不知不觉中又被日本军部遗忘。面对日益枯竭的活动费用,川岛芳子决定重新换上“金壁辉司令”的招牌,以便招摇过市骗取钱财。她在田宫中佐的帮助下网罗了二十几个杀手,时常穿着镶有大将军衔的服装出入公共场合,专门看准有钱的士绅和名旦下手。但是随着日本军国主义在太平洋战场和东南亚战区的节节败退,这位权柄炙手的“东方魔女”只能逞得一时落日余辉,在挣扎和孤寂中等待着历史的惩罚。[3]

复辟梦碎

早于1934年,川岛芳子曾因感到满洲国并不是日本帮助下的清朝复辟,
川岛芳子日本男装像 川岛芳子日本男装像
而只是日本的傀儡政权而感到失望,不时公开批评日军的“大陆政策”,并利用个人权力释放一些被逮捕的中国人。日军对此很快警觉,将她遣送回日本监视起来。1936年,川岛芳子借助东条英机的中日和谈战略东山再起,重回天津经营东兴楼饭庄,暗中继续间谍活动,并与日军高官和汉奸频繁往来。川岛芳子并没有醒悟,而是继续为日寇效鹰犬之力,从此在为虎作伥的罪恶行径中堕入万劫不复。
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满洲国随之覆灭,清朝宗室的复辟梦彻底粉碎。同年十月,川岛芳子在北平东四九条胡同私宅被国军逮捕,并以汉奸罪提起公诉。[4]

最后审判

日军战败后,针对战犯的审判逐一进行。此前川岛芳子的挚友李香兰(本名山口淑子)已因其日本人身份而被予以释放。川岛芳子若能证明自己的日本人身份则同样可以脱罪。川岛芳子生性机敏,善于言词,常让法官哑口无言。事实上她的身份既不可能直接屠杀平民,也不可能参与制订日军军机大事,
法庭受审时已无昔日风采 法庭受审时已无昔日风采
所以法庭定罪十分困难,此时国籍问题将关乎其生死:如果她是中国人,那么汉奸罪将不可免;如果是日本人,此前日本战犯审判的案例中,除最高级司令官以及屠杀平民的军官被判刑外,其它日本军人和侨民大都被释放归国。
1947年10月5日,北平高等法院在拥挤人潮的围观下做出判决,认定金壁辉(川岛芳子)是叛国者,汉奸罪、间谍罪成立,判处死刑。判决文称:一、被告生父为前清肃亲王,无疑是中国人,应以汉奸罪论处;二、被告同日本政要来往密切,在上海“一·二八事变”中以男装进行间谍活动,引发了上海事变;三、被告参与将溥仪及其家属接出天津,为筹建伪满进行准备工作;四、被告长期和关东军往来,曾被任命为“安国军司令”。
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在写完遗书后,于清晨在北平第一监狱被执行枪决,终年41岁。[3]

人物评价 编辑

有着“男装女谍”、“东方女魔”绰号的川岛芳子是日本策动伪满独立的主要参与者,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她曾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转移婉容”等重大秘密行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
东方女魔 东方女魔
成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受到日本特务头子田中隆吉土肥原贤二等人的大加赞赏。1948年,川岛芳子被执行枪决后,曾与其往来的日本新闻人原田伴彦对其作出如下评价:“她所具有的武器是绝代的美貌、爱新觉罗王朝的高贵血统、金钱和势力以及才华横溢与头脑敏锐,但她的悲剧的孽根亦在于此。她平生既无理想,亦无信念,更缺乏现代人的性格。”[5]
川岛芳子的一生可恨可耻,却也可悲可怜。她被永远钉于民族耻辱柱上的罪恶源自于她坎坷不幸的童年:出生不久家族王朝即宣告终结,民国初定的皇族优待协议也很快被撕毁,以溥仪为首的皇室被彻底赶出北京。川岛芳子就在这样的“国仇家恨”中出生成长,并接受着日本军国主义教育。与此同时,改朝换代的无情给日本侵略者提供了机会,当清朝皇室被国民政府迅速抛弃之际,日本却大方伸出“援手”帮助溥仪复辟,进而在东北建立傀儡政权伪满洲国,成为日本侵华的起点。川岛芳子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成长与生存,背负着家族的遗命,却最终在认贼作父、代寇为奸的道路上一去不返。[3]

家族成员 编辑

十一世祖

爱新觉罗·皇太极(清太宗皇帝)

十世祖

爱新觉罗·豪格(第一代肃亲王,八大铁帽子王之一)

父母

父亲:爱新觉罗·善耆(第十代肃亲王)
川岛浪速(左)与善耆(右) 川岛浪速(左)与善耆(右)
母亲:善耆第四侧妃
继父川岛浪速(日本浪人,满蒙独立运动策划者)

兄弟姐妹

爱新觉罗·善耆共育有二十一子和十七女,除川岛芳子(金壁辉)外较知名的还有:
爱新觉罗·宪奎宪奎王):善耆第七子,历任伪满洲国司令、省长等职,1940年病逝。
爱新觉罗·宪均:善耆第十二子,曾撰写回忆文章《金壁辉其人》。
爱新觉罗·宪东:善耆第二十一子,曾与姐姐川岛芳子一同赴日本接受军国主义教育,后不堪忍受川岛浪速的伪善和日军的滔天罪恶,从伪满洲国改投共产党地下组织,成为一位革命者。2002年病逝。
爱新觉罗·显琦:善耆第十七女,文革时期遭迫害,后历任廊坊东方大学城副董事长、北京东方研修学院名誉董事长、北京文史研究馆馆员等职。丈夫是著名书画篆刻家、美术教育家马万里[6] 2014年病逝。

死因争议 编辑

替身疑云

川岛芳子被枪决后,坊间流传着替身代死的说法。在当时即有人匿名检举,指女子刘凤玲原获10根金条代替川岛受死,但事后刘家却只获得4根金条,引发轩然大波。2000年初一位名为张钰的女子称川岛芳子在其家乡——吉林某个村庄以“方姥”名义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7-8]
川岛芳子男装像 川岛芳子男装像
证据之一:方姥生前行为谨慎
根据方姥同村后辈张钰回忆,方姥平日翻书都用镊子,写的字画都用专门炉子焚烧,几乎不留手迹,而且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画,上面的字也被刻意涂上了墨水。
证据之二:技术鉴定枪决照片中死者不是川岛芳子
吉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省公安摄影协会秘书长台禄林以个人身份对川岛芳子被押期间所拍照片和行刑后的照片做出鉴定:两张照片中并非同一人。针对这一结果,日本方面再次进行鉴定,将行刑后的照片通过电脑制作,将人像立体化进行骨骼分解。在对比中,日本专家发现行刑后的照片从肩骨来看应是个长期干农活的妇女,而川岛芳子出身金枝玉叶,即使行军也不曾一线征战,更不可能干过农活。从盆骨来看,被行刑者可能经历过生育,明显与川岛芳子不符。
证据之三:李香兰认可方姥传言
2009年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国,张钰一人留在日本东京,会见了川岛芳子的生前密友李香兰。根据研究者提供的书面材料,2009年3月12日18时,张钰来到李香兰住处。这场会见李香兰事先要求不能超过15分钟。双方见面后,张钰谈起“方姥”的生活习惯,并介绍了“方姥”的住房、茶室布置等细节。听完这些介绍,李香兰连声说“是哥哥!”,而李香兰对川岛芳子的称呼一向为“哥哥”。谈话中在场日本记者问李香兰:“方姥会是川岛芳子吗?”,李香兰则回答:“没别的可能性了。”

枪决官文

台湾档案曝光川岛芳子被枪决文件,称绝非替身。
台“法务部”曾主办珍贵狱政档案展览,展出了川岛芳子被枪决的调查文件。
枪毙后验尸 枪毙后验尸
根据司法文献“河北监察使署函覆调查公文”显示,川岛芳子于1948年3月25日被以汉奸罪名执行枪决,枪决后陈尸监外,任人拍照,且检察官三次覆验,没有所谓贿买他人替死一事。替死传闻系“乖违事实之虚构”。[9]
公文内容提到:“汉奸犯金璧辉为国际知名之女间谍……全体法警与多数新闻记者暨社会人士无不认识,不惟无人敢李代桃僵,且众目睽睽,又奚容移花接木,况于执行之后,陈尸监外,任人参观拍照……”、“法警执行一枪毙命,事后经检察官率同检验员三次覆验,始将尸体移出非常门外停放,以备各新闻记者参观暨拍照。”[10]

影视形象 编辑

1955年电影《川岛芳子》,白明饰演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
1987年电影《旗正飘飘》,夏文汐饰演川岛芳子。
1989年电视剧《再见李香兰》,山田邦子饰演川岛芳子。
1990年电影《川岛芳子》,梅艳芳饰演川岛芳子。
2003年电视剧《末代皇妃》,李钰饰演川岛芳子。
2003年电视剧《流转的王妃》,江角真纪子演川岛芳子。
2008年单集电视剧《男装的丽人》,八木优希黑木明纱真矢美纪分别饰演童年、青少年、中年时期的川岛芳子。[11]
2015年电视剧《末代皇帝传奇》,何雨璇饰演少年川岛芳子,单薇饰演成年川岛芳子
2015年电视剧《东方战场》,叶璇饰演川岛芳子[1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漫画 人物